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仙玄传说第四百二十九章六阎罗鱼营养

2021-01-15 03:18:18|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仙玄传说 第四百二十九章 六阎罗鱼

再度飞行了约有一盏茶功夫,几人见到那边的高山峰顶高有万仞,四下都是猿猴也难以攀爬的光华绝壁,而山顶上却是一片郁郁葱葱,正是西陇青山中一个树叶繁茂的绝壁高峰,此时那张高速飞行着的破魂符依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直冲那片密林的深处飞射而去,

“我们快追进去,叶狂风的元神就在里边,”霍君白指着那张符纸,高声叫道,

“疾法,雷闪,”再次使用了一次雷闪之法,霍君瑶带着二人已经追了上去,出现在几人面前的却是一个处于密林中的偌大湖泊,

这个湖泊方圆约有十几丈,位置虽然处于景色怡人的山林之中,但其湖水却是漆黑色的,为周柏雅壮声势不禁看起來污秽诡异,还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而在湖边,更是散布着大大小小的白色骨骸,仔细看去,有些尸骸大多竟都是三四品妖兽的遗骸,

那张破魂符高速飞行着,毫不迟疑的射入到那漆黑的潭水之中,却连一丝浪花也沒有激起,

霍君白看了看慕以柔,后者知道燕小霞这张破魂符的功效,也惊讶的看了看他,二人心中均在想:“难道叶狂风的魂魄躲入了这个臭湖,”

“君白,这湖中有个厉害家伙......”这时,霍君瑶突然开口了,

“什么家伙,”

“我想......恐怕是一只至少有八品修为的巨大妖兽,”霍君瑶秀眉微蹙,

“这里怎么会有一只八品修为的妖兽,”霍君白和慕以柔心中均是大为奇怪,

霍君瑶指了指沿湖散布着的那些动物骨骸,道:“这些骨骸中不乏厉害妖兽,但它们却都死在了这里,而这里的湖水天生散发着一股令人发冷的死亡气息,我以的灵气探查出去,能感触到湖底有一个庞然大物潜伏着,想必应该是一只厉害妖兽,”

“小心,有东西出來了,”正在这时,慕以柔突然把将邪战刃笔直持起,剑尖指着面前的湖泊,

随着叫声,原本如一潭死水般的湖泊突然翻滚起來,哗哗水声响起,白色的浪花嵌在黑色的湖水之中,从中猛然卷出一道巨大的身影,

“沒炸死你们,算你们命好,既然你们來到这里,那就來当我的食物吧,”巨大而沉闷的吼声骤然响起,一个庞然大物已经出现在黑湖湖心,

一惊之下,三人联袂后跃出几丈,这才看清,这黑湖之中,竟然冒出來了一个小山般的怪兽,这只怪兽的足有五六丈高,身型如同肉球,很像一只巨型章鱼,但是却同八条触须的章鱼不同,它只有六条触须,每条触须足有水缸粗细,在触须的底面上生有无数铁钩般的倒刺,有些倒刺上还悬挂着一些白生生的东西,努力杜绝违规串联通风、无风微风作业现象。落实矿井瓦斯管理各项制度仔细看去,那些竟都是人类和妖兽的骸骨,

四只血红的眼睛如同四个灯笼,闪着诡异的红光,六条长达十几丈的触须上下摆动着,在那个肉球般的身体上,一个硕大的巨嘴不断开合,发出一声声慑人心魄吼叫的同时,将一股股淡黄色的气息喷射出來,

“六阎罗鱼,,,该死,”见到这个庞然大物,略带震惊的霍君瑶脱口叫出,

“六阎罗鱼,那是什么,”霍君瑶和慕与柔同时问道,

“我也沒有见过,只在古籍中看到过相关的资料,它是一种八品妖兽,实力极强,特别要注意的是,它的六根触须极其难缠,还有,千万别用灵气攻击,它可以吸收别人的灵气做为自己的能量,”霍君瑶皱眉叫道,

那巨大的怪物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來吧,渺小的虫子们,变成食物化为我的血肉的一部分吧,”

慕以柔持着将邪战刃,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庞然大物,叫道:“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叶狂风饲养的,”

“不,它就是叶狂风,”霍君白抬起墨竹剑,用剑尖指向那巨大怪物身躯上黏着的一张符纸,道:“燕大哥给我的这张破魂符是专门针对叶狂风元神的利器,如今它正贴在那怪物的身体上,说明叶狂风的魂魄如今正在这只怪物体内藏匿着,”

霍君瑶点点头:“不错,以叶狂风的修为,就算魂魄去天界应位,也只能做一个微不起眼的小吏,不如化身为六阎罗鱼更加逍遥自在,”

“轰,”

就在几人说话之时,一条巨大的触须狠狠地砸在三人面前的地面上,众人眼前顿时烟尘弥漫,到处都是碎石飞灰,

“我來对付他,”一道倩影从烟尘中突出,正是持着将邪战刃的慕以柔,她化作一道虚影,左足在那条触须上轻轻一顿,身型已经一飞冲天,

“呼,呼,”连续两根触须带着劲风接连挥來,慕以柔身在半空,用将邪战刃在一根触须上用力一斩,斩了一道半尺來深的伤痕,黑色的汁液从中喷射而出,以将邪战刃的锋利居然沒有斩断这根触须不禁令她大为诧异,但也已经借着这一斩之力再次飞身而起,腰间软鞭也已经如银蛇一般弹出,在另一条迎头而來的触须上绕了一圈,身子借力已经飘然而起,从那根触须下荡了过去,

“嗖嗖嗖嗖,”

手腕一抖,四颗铜弹子被慕以柔甩手射出,直指那四只灯笼般的巨眼,

“铛铛铛铛,”

虽然这四颗铜弹子准头极佳,但那怪兽的眼睑却及时闭合,挡住了这四颗足可以射穿钢板的铜弹子,

慕以柔冷哼一声,左手中的银鞭已经再度挥出,缠在那怪兽的另一根触须之上,身型随即借力荡了过去,右手中的将邪战刃带着凛冽的劲气,一端的剑尖朝着那怪物头颅猛然戳去,

“噗,”

巨大的怪口一张,一根四尺來长的青白色的骨矛在其喉间瞬时凝聚而成,以足以洞穿山岳的速度朝着半空中的慕以柔高速飞射而來,

此时慕以柔和那怪兽的巨口相距不过一丈,她不能御空飞行,这么近的距离实在不好躲避,百忙之中只能伸臂一抓,将那骨矛抓在手中,但由于其携带的劲气过大,巨大的惯性还是让尖矛的前端刺中了慕以柔的肩头,

“柔儿,”夫妻情深,霍君白见慕以柔受伤,连忙飞身抢上,

一根触须迎面砸來,霍君白墨竹剑一顶,剑尖顶在触须的底面之上,墨竹剑剑身被巨大的力量已经顶成弯月状,他虽然剑法精妙,但对付这巨大的凶兽却是修为不足,纵然墨竹剑帮他承受了大半的力道,此时的他也已经经受不起,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那怪兽见霍君白受伤,另一只触手迅速的卷了过來,想将其卷起,

“嘭,”

就在这时,一道青气闪过,狠狠的撞在那只触手之上,

正是霍君瑶催发出青龙战气,硬碰硬的和六阎罗鱼的触手正面撞击了一次,

霍君瑶虽有青龙战气,但是这六阎罗鱼的本体十分强悍,硬碰硬之下竟然毫不吃亏,反而震得霍君瑶丹田一痛,险些吐血,比亚迪A股的价格不可能低于港股太多。”另有研究员称

但霍君白也趁着这一刻脱身而出,以墨家步法中的纵字诀飞身将慕以柔抱起,关切的问道:“柔儿,你感觉怎样,”

慕以柔苦笑摇头:“皮外伤,不碍事,不过这家伙太厉害了,不能强攻,”

“君白,这六阎罗鱼本体极强,又能吸收法术伤害,我们的修为对于它來说都要打个折扣,不可力敌,”霍君瑶飘身过來,提醒说道,

“又不能用法术,武力又不能敌,该死,怎么办,”霍君白恨恨的道,

“先撤出去,再图后算,”虽然和霍君白一样报仇心切,但霍君瑶还是冷静的分析出了局面,

“现在想到逃跑了吗,可惜,晚了,”震耳的狂笑声从六阎罗鱼的巨口中响起,和叶狂风的口气一模一样,

霍君瑶不欲多说,虽然她的实力不足以对抗这八品妖兽,但在速度上她还是非常自信的,扶住霍君白和慕以柔,潜运灵力,就欲以雷闪之法御空飞走,

“糟糕,灵气怎么......”霍君瑶一运灵气,才发现气海中虽然灵气充盈,但竟而抽不出一丝灵气來御空,

霍君白见她一脸的焦急,也是调御灵气想御剑飞起,但一时间却无法将体内气海的灵气调御而出,不禁大为惊讶,他看了一眼那怪兽的眼睛,火红的眼珠中此时充满了嘲弄的神色,瞬间明白过來:“原來是它搞的鬼,”

“不错,这里地处天海山最西端,也正是盖亚大陆和仙侠之陆的交界点,本座这玄黄迷雾一旦使出,这里就会变得和盖亚大陆一般,立刻阻隔一切仙侠之陆上修真者的灵气,束手待毙吧,”叶狂风的狂笑声不住传來,让几人才明白过來为什么使不出灵气的原因,

霍君白横眼扫了一下四周,果然,在这里充满了淡黄色的迷雾,想必这就是他所说的“玄黄迷雾”,但他此时却沒有慌张,因为,他还有一张最强的底牌,

杭州包皮包茎治疗哪家好
TX振东
南昌宫颈糜烂治疗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