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读李西闽狗岁月权衡

2021-05-05 13:12:2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直到有天女友问他为什么你最近每天都在跑步 作者:储劲松

《狗岁月》 李西闽著 新世界出版社出版

李西闽很会为小说取名字,像《好女》、《死亡之书》、《尖叫》、《拾灵者》、《狗岁月》等等,这些书名都夺人眼球,诱人阅读。但李西闽不是“标题党”,他的小说是忠实于名字的,或者说名字高度浓缩着内容。《狗岁月》里的“狗”,不仅是小说中主要人物李金旺、李银旺这两个双胞胎兄弟的乳名:大狗和小狗,也寓示着他们以及与他们同时代那一大批少年普遍的命运——“狗命”。所谓“狗命”并非贬义,而是说像狗一样卑微和苦命,又像狗一样坚韧和善良。

读《狗岁月》就像看一部老电影,它唤醒了我关于童年和少年的记忆,甚至可以说,它唤醒了一代人的记忆,“这一代人”就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后降生的人。如果把樟树镇、樟树公社这些地名换成“这一代人”故乡小镇和村庄的名字,如果把大狗、小狗、黄春秀、蒲卫红、赵波这些人名换成“这一代人”幼时伙伴们的名字,那么《狗岁月》就可以算作是“这一代人”的成长史,或者说是“这一代人”青春的翻版。那些“狗”样年华,那些尖啸的青春,真实得让读者恍惚,以至于陷落其中难以自拔。当作家们一而再、再而三地书写“文革”、“知青”,书写官场、商场和情场,李西闽把目光投向过往,钩沉已随岁月远逝的暖和温情。

《狗岁月》的情节如溪水自流,潺潺不惊。即使是大狗小狗的姐姐李一蛾未婚先孕被情郎抛弃投河自尽,父亲李文化为给两个儿子凑学费“投机倒把”被公社批斗,小狗写“反动标语”被公安部门追查;即使是少年们之间的武斗,1979年那场大洪水里郑文杰、小狗、铁蛋们冒死勇救乡亲的壮举,这些为“这一代人”所熟悉或参与过的情节,都没有表面上的波澜壮阔、刻意渲染。说到底,“这一代人”生在“文革”的尾期,长在改革开放之初,他们的青春既不是绿林好汉如红卫兵式的,也不是荷尔蒙猛烈燃烧如“超男超女”式的,“这一代人”的青春注定是“平庸”的。但这汩汩的青春溪水里,却流动着纯洁、高贵,以及被今人无限追缅的人性大美。倾心培养学生的教师刘金高、为给哥哥找学费毅然弃学的小狗、为一条鱼而神伤的黄春秀……这些人“狗”一样“卑贱”的身子里,藏着金子一样善良的心。而这些温暖的金子,我们已经丢失了很久,似乎已经找不回来。

我说的“不惊”只是情节,蕴藏在表面的“不惊”里的,却是“尖啸”。“尖啸”的是“这一代人”的青春。大狗、小狗、黄春秀和所有时代的青春少年一样,都是具有血性的,是莽撞和充满 的,只是在那个时代这种血性一直被压抑着,只能在身体内部像地底将要发芽的草籽那样发出暗叫,并伺机寻找爆发的突破口。“尖啸”的也是小说的文脉。李西闽的文字初看平淡无奇,内里却有一股蓄意积贮然后迸发的力量,让读者感到心灵深处有人在唱着一支古老而澎湃的歌。这支歌的主题是真、是美、是善良,是人世里一切代表光明的东西。当读到最后,李西闽在写黄春秀时说,“可许许多多往事水一样流逝了,怎么也拍不下来了”,小说到此戛然而止,歌止弦断,让人感到莫名的失落和忧伤。

(:马妍)

贵阳阳痿治疗多少钱
柳州医院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宏济堂小儿消食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