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家居

读少年巴比伦容易

2021-05-05 13:11:2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少年巴比伦》 路内著 重庆出版社出版

他因为与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有联系再次引起情报部门的注意。(完) 这部叫做《少年巴比伦》的长篇小说,原先刊载在著名的《收获》杂志07年的第6期上。以经验看,登在《收获》杂志上的小说,其水准都是有保障的,只不过,有些不好看,读起来艰涩;而有些则很好看,读起来爽得厉害,这部小说属于后者。我们很多人都会有偏见,认为纯文学小说读起来不畅快,也不轻松,容易晕头转向。这类读者,大概是被那些故弄玄虚、追求形式的所谓文学家倒了胃口,错不在我们,罪过的是那些摆足了POSE的写字匠,也就活该市场不认他们。并且,另一种观点——也是多数POSE派小说家的立场之一——认为小说中的思想才是最重要的,而小说的可读性则在其次。这其实也是屁话,一本小说,叫人读都读不下去,还谈什么思想?

本书的故事,是关于一个年轻人的成长史,这个年青人,倒不是维特,也不是于连,现实当中的人,矫情成那样就假了。故事没那么沉重,也不见得有多挣扎,只是日常的生活而已,包括了作奸耍滑与吃喝拉撒,全篇充满了烟火气。这个年青人有和我们许多人一样的经历,他生长在一个小城市里,命运是被注定了的,书念不好,也狠不下心学坏,只好接受长辈们的安排,到一家工厂做工。这样的经历,现在的孩子们其实也在重复,只不过,他们还要多经过一个三流大学,而工厂,则会变成不起眼的小公司,或者,街边的服装店,只能算是小说中故事的升级版本,本质上没变。

小说中的年青人名叫路小路,一看即知这个名字很有象征意义。他在一家化工厂里虚度着他的青春,终日混迹于一些老油条的师傅与大妈中间,即便有那么一丁点爱情的影子,也因为明摆着没有希望,而变得疏离得很。这种虚度,并不是路小路的意愿,但他没有反抗的办法。就跟我们许多人一样,明明对现实是不满的,明明是想挣扎出来的,却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只能忍受。如果,这种忍受是咬牙切齿的,倒显得更加可笑了,好在,路小路使用的是另一种方法。

如果我们不仔细看,单从故事的叙述中,也许,会错以为路小路相当享受他的生活,原因在于,他将他的工厂描述得太可爱了。这部小说并没有一个明显的故事内核,也缺乏情节发展的紧张性,完全是说到哪里算哪里的闲聊风格,但说句老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因为看小说而笑出眼泪来了,这部小说倒是办到了。小说里的那些俏皮话和生活化的语言,以及那些匪夷所思的比喻,岂是一个拍案叫绝了得,相信作者如果没有丰富的生活经历,绝对写不出来。小说,也并不永远是虚构的艺术,它是需要活生生的日子作为牺牲的。可以说,这是一部幽默的小说,是一部嘻嘻哈哈的小说,先前十分之九的篇幅,都是调侃、胡扯与油腔滑调。以经验看,摆在脸上的惆怅,都是轻的,流露出来的痛苦,都是虚的,真正的难过,是嘻嘻哈哈之后,刹那间的平静。就像一个人,即使在最热闹的场合,在最喧闹的时刻,却仍有那一低头之间,挥不去的思绪,那种感情,才是最刻骨的。

所以,这部小说的力量,它的可贵之处,或者说,它能发表于《收获》的资格就在于:它故意用嬉笑怒骂来掩盖的、它故意在轻描淡写中带过的、它故意以不露声色假装的,所有的东西——关于青春、关于空虚、关于改变,使我们在肆意大笑之后,却依旧有能力,在最后的十分之一,以一种极轻极轻的力气,在我们的胸口,给予了最痛彻的一击。原来,我们每个人都是那样年轻过来的,乐观、快乐、热情的时候一无所有,而到拥有了之后,却已经世故、忧伤而疲惫了,最令人难过的是,二者我们无法兼得。

(实习:马妍)

天津白癜风治疗医院
成都癫痫专科医院
聊城看白癜风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