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项目

读毕飞宇的推拿权衡

2021-05-05 13:12:36|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作者:陈克海

《推拿》 毕飞宇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一切都没有征兆,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若是按照书名的理解,以为那不过写一群盲人的日常生活。是,但又不全是。作为看得见的人,有谁会设身处地地为盲人想过呢?即便想了,可能也只是含着一种同情,只是觉得他们可怜。事实上,在毕飞宇的笔下,盲人是有眼睛的,他们自有一番对这个世界的感同身受。纯粹只是按照单纯的物理分类,那么可以分为看得见的人和看不见的人,但“盲”绝对不是常态意义上的残疾。真是压根儿没想到毕飞宇会把一群盲人的世界刻画得那么活灵活现,他们的心思、他们的情感、他们的爱情、他们的友谊,他们对世界、对美、对时间、对人、对物的理解,算不上匪夷所思,然而绝对令人如醍醐灌顶。那些被众生忽略的部分,都在他们黑暗的想象之中别具一格,厚实了、坚韧了、吊人胃口了、 恣肆了。

推拿,《现代汉语词典》是这样解释的:中医指用手在人体上按经络、穴位,用推、拿、提、捏、揉等手法进行治疗。毕飞宇的小说中开头也有一个“定义”,只是要更形象些,更生动些,那种生动形象来自于作者潇洒的语言。那么繁杂、那么单调,甚至是乏味无聊的事情,一经他的散发,就传神了、饱满了,就形而下了,有了汁液,让人欲罢不能。整部长篇也是如此,洋洋洒洒、自由自在,但又不全是没有中心,就像风筝。风筝在万物复苏的阳春三月满天没心没肺地飞,但总有一根线在下面牵着。《推拿》也不例外,一松一紧、一起一伏,看似漫无边际,其实写的却是推拿,写的是推拿师,而且是一群。他们的世界看似寂寞无边,但同样有着正常的情感,而且更单纯、更浓烈、更黑白分明。他们的爱和情、他们的友谊,是那么具象、那么彻底,你完全可以感受得到那种本真的气味、原始的色彩、不经修饰的能量。原来《推拿》不是推拿,它揉捏的是人的感情,推拿松动的岂止是人的筋骨,分明是在荡涤心魄,是在重铸着人的灵魂。

他对女人的心理描摹得多么细致入微,尤其是女人的小心心,小是小,然而却动人、却妩媚、却多情,芬芳荟萃、暗香袭人,甚至是那股狠劲,都让人欢喜。还有男人,他们之间的友谊,简单明了,却又热情有力。但毕飞宇到底是在男女间关系上用力多些,前十一章都是在铺排几对恋人的卿卿我我,直至十二章,说到了高唯,这个前台接待,还有杜莉,还有做饭的金大姐,三个看得见的人,开始制造风雨了,矛盾出现了。这种感觉就像是看《红楼梦》,起初一群俊男靓女在大观园吟诗猜谜,但到了后来,死的死,嫁的嫁,慢慢就悲凉,繁华落尽了,《推拿》也是如此。

毕飞宇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徐不疾,一件一件给你解释,那么有耐心,又是那么调皮。习以为常的东西在他的笔下有了新意,被人遗忘的部分重塑得可触可摸。他教会我们重新感知,发现最为平常的情感原来也可以这样动人;他不经意地就把你带到了另外一重世界,在这里,他告你怎么回忆、怎么怀念,怎么上天、怎么入地。但他并没有回避盲人的艰辛处境,可能正是因为艰辛太常见,他反而以一种华丽的方式写他们的情感。活着本来就不容易,为什么不活得有趣些呢,就是活不成那样,但他可以写得有意思些嘛。毕飞宇就是这样做的,他指挥着盲人演奏了一曲交响乐,先是骚动、澎湃,然后又是欢快的色彩在神秘闪烁。最后,他以一个意想不到的音符结束了这一切。这就是结尾中护士在一群盲人中看到的目光,“是最普通、最广泛、最日常的目光。”护士的灵魂被什么东西洞穿了,我们的心魄也跳起来了。有眼睛多好,但身为盲人的推拿师们,同样在尽心尽情尽力地活着。目光隔绝了两重世界,但心灵却融化了一切。

得多替替他们做做解释。 单说结构,或者光说故事,似乎都称得上简单,但一切看上去又是那么自然,可以说是浑然天成,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豪华落尽,天然去雕饰?细琢磨,无一处不可爱,无一处不真诚,无一处不涌荡着令人心碎的柔情,由不得你不信服。故事并不奇特,但毕飞宇的笔不一样,它可以生花,可以化身鬼斧神工,他一点点沉浸,一点点渲染,一点点荡起水花,慢慢荡漾,慢慢沁人心脾,慢慢刮骨疗伤,慢慢缠绵悱恻。它是黑暗中的舞者,不,它比舞姿更妖娆,它是色、是香、是味、是亮、是光、是美好、是宽容、是贴心贴肺、是意气相投、是肝胆相照、是肝肠欲绝,它是黑暗之王,洞幽烛微,关照一切。

(实习:马妍)

南通治疗阳痿哪家好
碧凯保妇康栓贵吗
石家庄哪里能治疗妇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