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科技

代表黑暗血时代第四百六十一章幸福

2020-09-17 16:14:39|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黑暗血时代 第四百六十一章 幸福

第四百六十一章幸福

三天后,楚云升坐在大南瓜的瓜顶上,静静地将本体元气笼聚在一起,然后朝着身体中的各个角落,释放冲击,一遍又一遍地淬炼着他的逆元体。

从三元天底层境界到三元天中层境界,在功法已经不是问题的前提下,剩下的只是枯燥机械的修炼过程。

当然突破的时候,一般都会有点困难,不过他之前与冥合体的时候,曾直接飚飞突进至“瞬时四元天”的境界,后来虽然跌落了回来,但在中层的境界上停留过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段熟悉的境界经历,对他突破中层很有帮助。

唯一无法改变的就是修炼时间,这个没办法,一般资质在那里摆着,身体条件的限制是客观因素,不由他的意志为变化。

而现阶段,他所能做的就是两个字:努力!

从昨晚开始,他便有意识的压缩睡眠时间,增加修炼时间,枯燥无聊的同时,一边思考着如何将命源返还给那个小女孩。

以他现在的能力操纵,第七钉只能夺取命源,却无法送入命源,而封兽符倒是可以输送命源,但又不可能将那小女孩封印了,实为两难。

或许等到第七根分叉线彻底明亮时,才会有新的办法,第七分叉线现在对四维空间的操纵还需要通过“物体中介”来实现,但楚云升见那小女孩已经衰老到灯尽油枯的地步,根本等不到那个时候。

因此,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

远处,高村长带着村民,正建造着“房屋”,说是房屋,其实很假,就是将风干的大南瓜中间掏空,然后开上一个小门,一家人住进去也就行了。

一队美国飞机隆隆地出现在战场上空

两百多人,一共建造了五十个左右这样的“南瓜房”,远远地看去,男男地从大南瓜中钻进钻出,像极了书上描绘的童话世界。

楚云升也分到了一个,就是他屁股下面的南瓜,是老余家的老大忙活了整整一夜,才弄设好的。

<餐具脏了、黑了就用漂白剂洗洗! 叶厨师长告诉p>这个孩子,不爱说话,只知道埋头干活,吃饱了食物,浑身就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比楚云升修炼功法还要卖命。

或许,对他来说,瓜地的发现,令他对将来“幸福”的生活充满了希望,虽然不曾见他笑过,但楚云升看得懂他的眼神,因为他们很像。

这不,楚云升练到烦躁了,打开眼睛,四下观望一圈,正见到一个裹着破布御寒的男人牵着一个大约也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拜访”现在与楚云升是“邻居”的老余家。

小女孩没有太多的衣服可以穿,冻得通红的小脚还赤裸地踩在冰冷的地面上,时而蜷缩起小小的脚趾抵抗着削骨的寒冷,不过,仍然能看得出来,在父女俩来之前,她还是经过“精心打扮”一翻的,至少披了一件植物枯条编制的简陋“衣服“,也难得地套了一条粗烂的大裤头,只是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这样一来,小女孩两条细小的瘦腿就显得格外的刺眼、扎目,反倒不搭调。

因为受冻风吹而发皴的小脸也难得地洗了干净,她的母亲甚至还为她第一次扎起了枯黄的小辫子,就垂在脑袋后面,随着寒风欢快的轻轻飘荡。

小女孩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大概是有一丝的害羞,一直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其他人一眼,紧紧攥住枯条衣角的小手,却出卖了她此刻紧张而复杂的心情。

“老余在家吗?”小女孩的父亲站在外面,伸了伸脖子沙哑的叫道。

他带着全村除了高村长外,唯一的一顶帽子,破烂的边缘上面还能看到“汽修”的字样。

据他吹嘘,这是阳光时代的老爹给他留下的唯一遗物,不过现在已经基本没有人能认识那几个字,这便足以成为炫耀的资本。

南瓜房里没有动静,小女孩的父亲却没有显露出丝毫的不耐,反而难得地等待着。

黑暗的南瓜房中,一个怪物般的小脸孔,惊慌地向外面的父女俩看了一眼,便急忙藏了起来,不敢见人。

小女孩的父亲看见了她,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老余头早年受过毒伤,还害过一场大病,老婆也就半条命,还有怪物妹妹做拖累,全家就最大的儿子拼死拼活的维持着全家生计,这样的家境在全村那是垫底的最底层之一。

若搁在以前,这样的人家,他连搭理兴趣的都没有,躲都躲不及,但风水轮流转,你不服也得服,这就叫命!

然而今日却不同往日,自从那个古怪老头抱回老余家老四之后,老余一家不论在生活条件上,还是在全村的地位上,直线飙升,就连村长每日都要来这好几次。

他能在全村混成顶尖的几个“富裕”家庭,非是要有点眼力劲不可的,可没有全靠着他那个的“天才”儿子。

他这边将自己的小心思又盘算了一遍,各种关系也细细地研磨了,自忖是抢先那些笨蛋一步了,这么等着,不到一会的功夫,便见老余头背着一卷枯萎的条藤,剧烈地咳嗽着朝自己的南瓜房艰难移动。

老余头心疼老大没日没夜的拼命干活,一大早就随着老大出了门,此刻才回来,一抬头见到门口的父女俩,顿时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慌忙放下条藤,急趋了几步,迎了上来。

“老余啊,最近身体怎么样?”小女孩的父亲很满意老余头的这个表情,这便意味着他下面的计划会顺利的很多。

只是望着老余头身上脚上那些连村长都穿不上的衣服和鞋子,隐隐地生出几分嫉妒,或者说是眼红。

那可是完好无损的衣服,虽然不太合身,但现在能穿上这样的衣服的,除了坞堡中的人,像他们这种破落聚居点根本不可能会有。

“好,好,您怎么来了?”老余头嘴拙,搓着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对面的这个可是村里的四大“富户”之一,虽然聚居点的人已经处于焦土上的底下层了,但是在这个底下层中,仍是要分三六九等的。

就像再可怜再落魄的聚居点的人,也会瞧不起野人一样,哪怕在“天人”的眼里,他们和野人几乎毫无区别,但他们自己却不会这么认为,时常会这么地说道:“那些野人真可怜……”

又或者在吓唬孩子的时候,会说道:“再不听话,就把丢到外面当野人。”之类的。

听起来可笑,但这也的确是他们唯一可以值得“骄傲”的地方,哪怕这种“骄傲”是多么的可怜,他们却一点也不觉得。

小女孩的父亲就有这样的心态,他自认为他儿子将来是有机会住进坞堡中的人,故而以前都是有点瞧不起他的这些“邻居”的,但今日不同,该放段的时候,他绝不含糊,于是笑嘻嘻地答道: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来找你聊两句。”

老余头傻傻地笑了两声,道:“您看我外面这,要不您进来做?”

“不用,不用,就在外面说吧。”小女孩的父亲看了南瓜房一眼,估计是不想见到那个小怪物,摇着手道:“就你嫂子吧,昨晚跟我唠叨了一晚,说现在不是日子好过了吗,粮食暂时也不愁了,一个女人家,瞎操心来着,寻思着三丫头岁数也不小了,乘着好光景的时候,是该找个好人家嫁了。”

说到这里,小女孩的父亲拿捏了下来,打量了一眼老余头的表情,见对方一副不敢置信的摸样,微微地笑了起来道:

“老余啊,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老大三岁不到就病死了,老二虽说争气,但迟早不是能留在村子里的人,我们老两口将来还是要指望三丫头的。”

老余头彻底懵了,就像是被天大的馅饼砸中一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结结巴巴道:“杨老哥,您,这,这是?”

小女孩的父亲扶着老余头的肩膀,将小女孩拉上前,道:“我也不跟你绕弯弯了,你看看我家三丫头怎么样,配得上你家老大不?”

“啊?”老余头张大了嘴巴,半天才反应过来,慌道:“配得上,配得上,不,不,我的意思是,我们家老大配不上三儿。”

这不能怪老余头失态,老大这个年纪,虽然才只有十四五岁,但按照聚居点的传统,早该说媳妇了,只因为老余家家境太差,并且还有许多拖累,不要说本村的,就是其他聚居点,也没有人愿意将女儿嫁给他家受罪,是以老大在断峰聚居点竟成了“大龄”。

“这说的是什么话?老大是我看中的,这村里但凡长了眼的人,都知道这孩子孝顺、能干,顶着一大家子的嘴,什么苦活累活埋头就干,将三丫头交给他,我放心。”小女孩的父亲故意板起面孔道。

“这,这……”老余头被他训了一句,不知是喜,还是无奈,老大的事情,一直是他的一个心结,甚至动过心思,为老大寻个野人家的女孩。

“我看你要是不反对的话,这事就这么定了吧,等村子里眼下的事情忙完了,我们再找个好日子,把孩子们的事情给办了!”小女孩的父亲思忖到这个时候,该是一锤定音了,对着自己女儿道:“冬儿啊,给你公公先磕个头,算是定了。”

那小女孩极为紧张,听到父亲这般说,想也没想地就爬在地上,磕了一个头,起来的时候,却偷偷地打量着不远处的老大,脸上泛起一片红晕。

“快,快起来,好孩子,我这――”老余头激动的,浑身上下摸着口袋,却十分窘迫地什么也没翻出来,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拿着这个吧,算是老余家给媳妇的见面礼。”楚云升从南瓜顶上轻轻地滑了下来,从物纳符中取出一小袋“盐”,递送到小女孩的手上,笑了笑道。

他没有多少可以补偿那些被他夺走命源的小孩,有的也只是一些衣物以及盐――这个在黄山一带极为贵重稀少的东西,不但老余家分到了,就是那些已经死掉小孩的家也分到了,他只求问心无愧。

这个时候,他看见一直“躲在”一旁的老大,红着脸,见楚云升发现了他,连忙躲闪目光,低下头,装作去干活的样子。

只是不知道,他在那里卖力的样子,是证明给楚云升看,还是证明给他的未来岳父和妻子看。

但楚云升看得出来,老大对“幸福”的期盼越发的强烈了,他竟奇迹般的笑了。

大家不要急,高潮就要到了,今晚就出,嘿嘿。ro



贵港去哪里看白癜风
可以遮狐臭的止汗露
三岁小孩肚子胀气怎么办
友情链接: